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方俊司和吴庸一起回了档案社监督莫菲的案子,晏青山和常乐则是留下对附近邻居做好口头笔录。&bsp;.&bsp;.

    可在访问第一家的邻居时,就被拒之门外,常乐皱了皱眉‘当当当’又重重的敲了几下,可里面就是不给开门,晏青山见状伸手拉下常乐敲门的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说这什么人???对门都死人了还事不关己高高挂起!有没有点良知???”

    常乐像是跟晏青山吐槽,又像是故意说给里头的人听。

    晏青山伸手又敲了几下门,最后对着猫眼面无表情的说道“您好,我们是城北派出所警员,现在有些事情想问您,如果您实在不配合的话,我们有权怀疑您的动机与这次凶杀案是否有关联,您是想要拿着拘捕令过来强迫您开门,还是配合我们工作?”

    这话当然是吓唬人的,且不说证据不足无法申请拘捕令,就瞧这家人的胆子,晏青山也断定绝对干不出杀人的事儿来,更别说是将人杀死之后又残忍的对尸体进行改动。

    可这话没说完多久,里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,随后一个四十几岁的女人打开了眼前的防盗门,一脸防备的打量了晏青山和常乐一番。

    见状常乐连忙掏出警官证,晏青山顺势单手扶在门框上,半格身体挤进门缝里,避免那人反悔再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可里面的女人显然有些不相信常乐和晏青山,皱了皱眉“我们什么都不知道,别来问我们?!?br />
    常乐嘴里‘嘶’了一声,跟晏青山目目相对,不约而同的明白越是说什么都不知道的就越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晏青山倒不急不慢的嘿嘿一乐,偏头对那女人说“大姐,既然什么都不知道,不如开了门让我们例行公事问点问题?也好省着咱们都麻烦,请您去警局喝茶不是?”

    那女人闻言低头想了半天,脸上扭曲到一起,最后咬咬牙推开门说“你们进来吧,问完了就赶紧走?!?br />
    常乐和晏青山连忙钻进房间,毫不客气的在屋子里巡视了一遍,最后才坐到沙前,仰头随口问了句“大姐,您叫什么???”

    那女人倒茶的手微微一僵,随后又有些忙乱的掩盖过去,常乐和晏青山自然都注意到这一点,两人彼此交换了个眼神,默契的选择沉默,直到那女人将茶放在桌子上的时候,才冷漠的开口回道:

    “阮玉”说着,坐到了沙一侧,又怕晏青山听不见似的重复了一遍“我叫阮玉?!?br />
    晏青山点点头,伸手翻开笔录簿,满脸认真的开口问道“您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阮玉微微一愣,随后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攥在手里,低头沉声说“没有工作?!?br />
    常乐皱眉,他留意到阮玉不自觉加重手中的力度,导致握着被子的指尖微微有些泛白,一般潜意识做出的动作最能反映一个人的心理情绪,而阮玉的条件反射明显是告诉别人,她在紧张,她……可能撒谎?

    另一边的晏青山也留意到常乐疑惑的视线,扫了阮玉和常乐一眼,低下头继续询问:

    “您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您……有孩子吗?”

    “这和案件无关吧,警官?!?br />
    晏青山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,随后说道“毕竟要先了解您才方便警察判断?!?br />
    阮玉只好叹了口气点点头,犹豫了半天后开口“我有个女儿,今年刚上大一?!?br />
    晏青山迅在笔录簿上记录好信息随后又问“昨天晚上案时您可曾听见什么声音吗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阮玉瞬间苍白了脸,本就有些瘦弱的身体止不住微微颤头,她低着头一言不。

    常乐看她这副神情也不好催促什么,只能静静等候,可时间一点一滴流逝过去,转眼过了二十分钟,两人终于有些坐不住了,晏青山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伸手在红木茶几上敲了两下,以作提醒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两下,他现红木茶几出的声音闷厚极有质感,是上好的花梨木,晏青山有些怀疑的抬起头看了眼阮玉的穿着,浅灰色的薄衫和休闲裤,脸色苍白,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他同时现室内的装修别有一番味道,很多地方装点着花梨木,将古典与现代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阮玉表明了就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,一个胆小如鼠的妇女,怎么会有如此精细,甚至有些刁钻的审美水平?

    晏青山心里有些怀疑,但仍旧不动声色的开口“请您配合我们工作?!?br />
    阮玉浑身一震,抬起头双目无神的看了晏青山半天,才颇有些急色的说道: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一点多的时候,对门的确有一阵哭喊的声音,我听着害怕就想起来看看,从猫眼里看见对门何小姐浑身是血的在地上爬,我本来想开门,突然一双红色的眼睛挡住了猫眼?!?br />
    阮玉越说越害怕,低着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抖,常乐坐在她身边原本是想拍拍肩膀安抚一下阮玉,却不想对方竟‘啊……’一声惊呼出口,满脸恐惧的看着常乐,空隙尴尬许久后,常乐只好讪讪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您还看见了什么?”晏青山问。

    阮玉摇摇头,有些惊魂不定的说“我当时害怕就连忙躲了回去……”突然顿了顿,猛地抬头看向晏青山,说:

    “因为昨天上午洗衣服忘记关了水龙头,物业给我打电话让我回来看看,走到五楼的时候看见何小姐和一个男人站在楼梯道里说话,脸色不大好,见我过来就扯着我上楼,那男人骂了几句也回去了?!?br />
    晏青山和常乐目目相觑,忍不住有些雀跃“是什么样男人?”

    阮玉犹豫了一会,又像是边思考边说“穿着一套深蓝色西装,黑色的头里面还藏着些白色的头,那人手里拿了根拐棍,拐棍的顶端是一个金光闪闪的龙头?!?br />
    顿了顿,又像是自我肯定一样喃喃道“对,就是个龙头,那人看起来差不多五十岁左右的模样?!?br />
    晏青山点点头,将线索记录到笔录簿上,随后跟常乐一同站起身,伸手与阮玉相握表示礼貌。

    “阮小姐,如果我们有什么特别的疑惑可能还会麻烦您,所以请您随时配合?!?br />
    阮玉闻言,面露难色低着头并未答话,晏青山冲常乐使了个眼色,二人才一同除了阮玉的家门。

    刚到楼下,长乐的手机铃声就在口袋里响起,接通后方俊司低沉的声音从对面传来:

    “回办公室整理材料?!背@钟α艘簧恰痔娇∷居淘チ艘幌潞?,说道:

    “把那个小民警也带过来,有线索?!?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m.gaoxiaodaquan.cn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

立即博国际 闸北区| 芷江| 宣武区| 钟祥市| 汝城县| 南宁市| 左贡县| 洛川县| 恩施市| 宁海县| 乐清市| 永丰县| 万盛区| 上思县| 务川| 延川县| 无锡市| 稷山县| 鞍山市| 天祝| 皋兰县| 石景山区| 黄陵县| 项城市| 邻水| 新郑市| 固原市| 曲阳县| 嘉善县| 宣武区| 建平县| 长泰县| 乾安县| 大厂| 榆树市| 衡阳市| 玉溪市| 屯门区| 蚌埠市| 佛学| 盐山县| 红河县| 瓮安县| 奉节县| 潢川县| 星座| 海原县| 亳州市| 阳西县| 金坛市| 湄潭县| 青岛市| 利辛县| 青岛市| 浦县| 门头沟区| 鸡西市| 威宁| 邳州市| 德令哈市| 盖州市| 庆城县| 永宁县| 延长县| 台东县| 图木舒克市| 丁青县| 威远县| 溆浦县| 汉沽区| 陈巴尔虎旗| 织金县| 上饶县| 特克斯县| 平潭县| 于都县| 台南市| 湘潭县| 梁平县| 特克斯县| 无棣县| 伊川县| 定安县| 延安市| 荆州市| 三江| 鄂托克旗| 虞城县| 房产| 二连浩特市| 长岭县| 攀枝花市| 洛浦县| 类乌齐县| 公安县| 荥经县| 韶关市| 江西省| 昌宁县| 兴安盟| 怀安县| 马山县| 翁源县| 萍乡市| 通辽市| 清苑县| 洛南县| 盐池县| 郓城县| 岑巩县| 成安县| 白水县| 望城县| 新乡市| 房山区| 阳山县| 潼关县| 溆浦县| 石屏县| 翁源县| 象州县| 辉南县| 民丰县| 图木舒克市| 巩留县| 康保县| 黄陵县| 天气| 寿阳县| 胶南市| 阿坝| 始兴县| 富宁县| 泊头市| 酒泉市| 聂拉木县| 马鞍山市|